Asnis

一个自娱自乐的 jumping gene。

#animinium
在这个世界上,存在着极其罕见的生物。
它们有着人类和其他动物混合的特征,隐藏在无人触及的自然深处。

开始一点自己的小故事,找点事情做。
剧情白水,算是一个边输入边输出的过程吧。
“海底的宝藏”-1p2p的小鲨鱼
- 原型为灰鲭鲛,经济价值极高
- k selection = 人妻属性
- 两根交尾器还原鲨鱼
- 容易害羞,很纯情,不喜欢露齿笑
“森之眼”-3p4p的小蛾子
- 原型为天蚕蛾

目前为止(28.7.2017)只有两个未完成的人设。

24/7/2017

并不是没有想过纵身一跃。
最初有这个想法是在小学三年级。当时住在第二次搬家前的老房子里,悠长又漆黑的走廊如同某种食道。我家在顶层十二层。
那晚父母不在家,工人白天为修屋顶而在我的窗前留下了脚手架,下过雨的空气中充满着冷冽的铁锈和柔软的潮木头气味。
我顺着脚手架爬上顶层后坐在木板的边缘,想象着自己向前倾斜后会发生什么——我将落在楼后方那两米多宽的绿化带中,有那无人修剪而高耸的灌木,我是不是就不会被人发现?我甚至叠好了被子,关好了窗,给家里的猫填满猫粮。

现在的我绝对不会这样做。因为我有必须要做的事情还没能完成。
但这或许并不代表我的病治已经痊愈。

我已经有断断续续十年没有感受过一个正常人应该感受到的事物了。这样活着真的是生不如死。不过我也知道,一旦我自杀,生前自身的煎熬便会化作等量的痛苦,伤害到爱我的人。

如此看来,我要怎样做才能既减少自己的煎熬,又不对爱我的人造成过多的痛苦呢?
近几年我想了很多,也看了很多。终于有了像样的答案。

22/7/2017


已经放弃对身边人敞开内心的想法了。从小被塑造形成不同的内在,尽管外在相似,也已经无法被理解。这种偏差在越来越大的同时,其中的所谓灵魂也好,精神也好,也在加速增长着。

当所有的微笑仅仅出于礼貌。
当所有的乐趣爱好离我而去。
当感人的文章无法使我共鸣,美食无法刺激味蕾,音乐无法震撼耳膜,我才意识到它并未消失。
它一直在我身后。
它再次拖拽着我站在那个边缘。

【存档】禁果

克隆人计划 失忆的人类遗子
岛屿 自然审判 神明
逃亡 真相 现实
Ede Issac Peterra Anna
大蓝摩尔伏蝶 森林中静谧古堡
少年被海水打湿的衬衫 夜晚无际的星辰

是什么造就了你?
记忆?基因?身份?环境?
还是什么。